神明大人想贴贴完结版全文阅读

作者:放虎归山时间:2021-03-04状态:连载中

分类:游戏竞技时间:2021-03-04频道:男频

神明大人想贴贴完结版全文阅读

“住几间?”“妈的…”鹰暗暗咒骂一声,瞥了瞥身旁早已累到喘气的知醉提起糙嗓嚷嚷道,“两间,给我一楼的,再送一些吃的还有处理伤口的药进来。”人鱼店主拿着笔在记账本上一阵龙飞凤舞,“1200里拿尔。”“钱找这个白白净净的要。”鹰揉揉酸痛的腿拿走扔到桌面上的一个铜质钥匙,转身进房。

详细描述

“住几间?”“妈的…”鹰暗暗咒骂一声,瞥了瞥身旁早已累到喘气的知醉提起糙嗓嚷嚷道,“两间,给我一楼的,再送一些吃的还有处理伤口的药进来。”人鱼店主拿着笔在记账本上一阵龙飞凤舞,“1200里拿尔。”“钱找这个白白净净的要。”鹰揉揉酸痛的腿拿走扔到桌面上的一个铜质钥匙,转身进房。

神明大人想贴贴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鹰席地而坐等到知醉为金时包扎完毕,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站起身,手一揣裤兜脚在凹凸不平的被波及的地面上踩了几脚还习惯性地抹平了脚底杂乱的脚印,

  “他是一只鸟吧,翅膀都断了,连膝盖骨都碎了,就算现在有气也不会活多久,就算活下来了也活的毫无意义,不如把他丢在这,还可以剪去负重。”

  见知醉再一次背起那个残鸟就是不肯丢掉的时候,鹰挠挠后脑勺准备扬长而去。顽固的小家伙会很难搞,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鹰先生,”知醉叫住了他,“再一次谢谢您救了我们。”

  鹰暗自好笑,“这么感激我,说好的人鱼的眼泪你却食言了?”

  “既然您这样说,”知醉面对着鹰仰头直视,“那不妨和我做个交易。”

  “你有筹码吗?”鹰低啧一声用怜悯的神色瞅了一眼知醉,“小家伙,别怪我说话难听,你搞清楚现在状况,海面的出口已经被共谆关了,我们不熟悉此处地形环境,连出去的机会都很渺茫,你还有闲心跟我做交易?”

  “我的确有人鱼的眼泪,”知醉眼神坚定地直视着鹰,说罢又背着金时准备朝一条看似远无尽头的黑暗沙路走去,“如果您信任我,今晚我就拿出来送给您。前提得是我们活的过今晚。”

  “…”鹰的眼珠一转,跟上去笑答,“行吧,一言为定,倒要看看你去哪里拿出人鱼的眼泪。”

  这时的海底城市暮色四合,周遭变得黑压压一片,知醉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中竖起耳朵全神贯注地听着前面的鹰爪用力抓地又踩入柔软沙坑的脚步声,紧跟在鹰的身后一刻都不敢放缓。

  垂在身前的胳膊颤了一颤,知醉敏锐的捕捉到了金时清醒的间隙。

  “不许睡。”知醉清冽的声音这时候听起来仍旧沉着冷静,“有一丝丝力气就抓住我的衣服,让我感觉到你醒着。”

  金时的手缓缓抬了起来揪住了知醉的胸前衣襟,很无力。漫无边际的黑暗中,金时睡了又醒,恍惚中好像听见背着自己的人冷冷说,

  “你的长发太乱,等会给你梳个辫子,别死。”

  直至几人长途跋涉终于到达一处坐落着处十家的僻静村落时,知醉才发现胸前的布料已然被紧攥。

  “我绕到了离宫殿有十公里左右的地方,”鹰停下脚步,前方不远处亮着灯光的几栋矮屋印入眼帘,“宫殿周围很多住着的都是共谆的走狗,被发现还有鸟类活动后果不堪设想,希望这的店家不是人鱼。”

  眼前终于有了光亮,面露疲态又饥又累的几人走进一栋三层矮屋时,一只人鱼店家正准备关闭店门上楼睡觉,见仆仆风尘的几个人进来,哈欠连天的折回来坐在宽凳上头也不抬,似是见惯了远行的兽人,

  “住几间?”

  “妈的…”鹰暗暗咒骂一声,瞥了瞥身旁早已累到喘气的知醉提起糙嗓嚷嚷道,“两间,给我一楼的,再送一些吃的还有处理伤口的药进来。”

  人鱼店主拿着笔在记账本上一阵龙飞凤舞,“1200里拿尔。”

  “钱找这个白白净净的要。”鹰揉揉酸痛的腿拿走扔到桌面上的一个铜质钥匙,转身进房。

  “先生,还得劳烦您送到房间里了。”

  知醉两手臂背着金时早已麻木,弯下腰张嘴咬住钥匙,视线下挪的瞬间掠过了人鱼店主身后摆放的一杯腥红色的喝了一半的液体,液体浓稠似酱汁,圆形杯口漂浮着一两根深红色的指骨。

  知醉面不改色的咬着钥匙直起身,等着人鱼店主走了出来端伤药的十几秒空档吐了钥匙,迅速环顾观察一番这个看似装修普普通通的旅站,海底城人鱼数量数不胜数,这里未免过于安静。

  “知醉…”

  背上的金时突然忍痛开口,声音飘摇如浮萍,知醉注意到自己后背和胸口的衣料早已被金时的冷汗浸透。

  “嗯,马上给你上药。”

  知醉低应,随着人鱼进房后扶人侧躺在床上身前用被子撑住,从贴身裤兜内掏出一小沓纸币递给店家依次接过几个瓶瓶罐罐的药,几卷纱布绷带和刀刀剪剪后客气道,

  “谢谢您。”

  “黑夜睡觉绝对要锁好门。”人鱼店主漫不经心的嘱咐了句开门走了。

  知醉眉宇蹙了一瞬后锁上房门,搬了凳子坐在床旁揭下金时后背缠绕伤口的布料,用备出的伤药为伤口消毒,接骨缝合皮肉最后包扎,整个过程十分顺利。

  剧痛难忍的时候,金时的唇都被咬出血珠,“头发…你说的…”

  “知道了。”知醉收拾好带血的布料和纱布,扔下刀剪的时候还藏了一把擦净血迹的只有掌心长度的小剪刀用纱布包起藏进裤兜。

  随后在抽屉翻找出一把木梳,扶起金时,动作轻柔的梳顺一头早已打结的凌乱银发,编成蓬松的鱼骨长辫,取下自己头上的发带给人系上。

  终是疼昏过去。

  大概可以有一个半时辰的休整时间吧,知醉心想着给金时盖了被子按灭了灯。扫了眼还算崭新整洁的家具,靠着床头浅眠了一会儿,也不知过去多久,隔壁的鹰用手指轻敲墙壁的声音传了过来。

  知醉蹑手蹑脚的起了身开了门,小心翼翼的打开门摸黑走进隔壁的房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鹰根本没睡,他看见知醉进来立刻锁紧房门凑近低声道,

  “这个旅站有问题…”

  不等鹰说完,房间外突然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和多条鱼尾撞击在一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两人下意识的屏息凝神。

  ——听起来人数众多,嘈杂的谈话声充斥了整个旅店,但语速过快,很多张嘴同时交谈,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渐渐的,从三楼传下来的尖叫声,嘶吼声,刀具剁在木板和床板上的声音隐隐约约传入耳畔,一间间房的房门被打开,惨叫声就接连不断,血腥味隔着门涌入两人鼻腔。

  知醉面色一沉,脸色变得极差,当机立断,

  “马上逃,从窗户。”

  鹰不敢耽搁,冲到窗边却发现窗户被铁栏封死。

  “不妙,”他低声说,“窗户被封死了。”

  “有火吗?点起来。”知醉贴在门后听着动静。

  脚步声叫喊声猝然停止,紧接着是诡异的安静,好像方才的动静是一场幻觉。

  知醉前额划下一滴冷汗,他现在最害怕的局面,是一群凶残的人鱼围堵在他们房门前守株待兔。

  鹰从裤兜内掏出两个打火石一磕打出火星点燃了床头的烛台。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免费章节阅读